您现在的位置 : 小黑龙滨信息门户网>汽车>威廉希尔扫地僧公众号 - 头部校外教培机构联合承诺 能解决“退费难”顽疾吗

威廉希尔扫地僧公众号 - 头部校外教培机构联合承诺 能解决“退费难”顽疾吗

2020-01-09 15:01:56 点击:4188

威廉希尔扫地僧公众号 - 头部校外教培机构联合承诺 能解决“退费难”顽疾吗

威廉希尔扫地僧公众号,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王立芳)目前,培训机构退费难是消费者普遍关注的一个问题。为解决这一顽疾,近日,在北京市海淀区,14家校外培训机构签署了退费承诺书,对机构收费、退费比例、退费时限等内容都做出了明确的承诺,力争实现“退费比收费快”的目标。

资料图中国商网马文博/摄

力争实现“退费比收费快”

据了解,在收费方面,退费承诺书明确,各培训机构要严格遵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的规定,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协调一致,收取时间跨度不超过三个月。

在退费方面,退费承诺书明确了各种类型课程的退费要求:对于报名后未开课的,学员要求退学的,无条件给予退费;对已开课学员提出退学的,学校按已完成课时的比例扣除相应学费,其余部分全部退还;学员对参加团购课程、优惠活动所购买的优惠课程、联报课程等提出退学的,学校按已完成课时的比例扣除相应学费,其余部分全部退还,赠送的课时从总课时中扣除。

退费承诺除中还提到,退费路径与交费路径一致,现金交费的,现场退还现金;非现金交费的,费用将退还至交费所使用的支付账号(微信、支付宝)或银行卡等。此外,关于退费时限,退费承诺书也有了明确要求,即从双方确认退费金额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完成退费。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在北京市海淀区注册运行的校外培训机构共有300多家,面对中小学生开展校外学科课程的机构有60多家,其中,首批签署退费承诺书的有14家机构,近期还将有约20家机构加入退费承诺名单。

记者从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官方网站上获得了这14家教育培训机构的名单,包括新东方、学而思、高思、新航道、英孚语言、卓越优才等,均是教育培训行业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知名品牌。

一位海淀区的家长对此举非常支持,他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这些教培行业的领军企业能够主动承诺规范收、退费流程,相当于有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期望未来能够带动更多培训机构规范相关流程,也进一步倒逼机构提升课程质量。”

收退费乱象屡治不止

校外培训机构签订退费承诺书,是针对培训机构目前存在的收、退费乱象进行的整改落实。

去年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教师资质、学费预收、授课内容等进行了规范。其中明确提出,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在收费管理方面,要严格执行国家关于财务与资产管理的规定,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三个月的费用。

据了解,尽管上述意见已经颁布了一年多时间,但是现实中执行的效果并不乐观。不少消费者向中国商报记者反映,校外培训机构仍然存在长周期收费和退费难等问题。

北京的秦女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她前不久给正在上五年级的女儿报了两个英语班。一个是口语班,另一个是考级培训班,两个班都是按年缴费,一万多的学费一次性交清。

这种一次性打包出售一年课程的做法是不少培训机构惯用的“套路”,目的就是让消费者多买课,将消费者最大时间限度地“捆绑”住。为了让消费者“入套”,培训机构一般会制定出非常吸引人的优惠政策,买的课程越多,享受到的赠课就越多。“自从报了班,课还没上几节,机构的老师三天两头就给我打电话或发微信,以早报名优惠多的说辞让我再把明年的课报上。”秦女士说。

但是,当消费者对课程不满意或学习计划有变动申请退款时,有些机构却以不符合合同约定等理由拒绝、拖延退费或少退费。消费者张先生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曾花12500元报了某培训机构的成人自考课程,上了约1/4的课程后申请退款,几经周折后才拿到不到一半的退款。“对方给出的理由是,学费中有25%是注册费,自报名起24小时后,无论何种原因解决培训协议,注册费都不退还。”不想再耗费时间的张先生只能自认倒霉。

对于消费者来说,退费过程中还有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一些培训机构与金融信贷平台进行合作,开发出消费分期产品,消费者不用一次性交清高达数万元的学费,只需要按照要求分期向金融平台还款即可。这看似减轻了消费者的经济压力,可是一旦消费者与培训机构出现退费纠纷,消费者很有可能陷入“课停了,钱没退,每月却得按时还贷款”的境地。

各地出招治理乱象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一次性收费时间跨度不得超过三个月的禁令对培训机构的现金流会产生很大影响,那些靠营销手段、跨年度收费生存的机构会面对很大的经营压力,因此他们会打出各种各样的“擦边球”。比如,有的培训机构通过短期内连续签订多份协议,每份协议收取费用不超过三个月的方式来规避禁令;还有的机构以优惠价格来向家长“推荐”按年交费。

“对此,监管部门要加强过程监管,即实施备案审查制度,严格落实政策,而培训机构必须转变靠营销手段招揽生源的经营理念,重视教育培训质量。”熊丙奇说。

现实中,除了像北京市海淀区这样发动机构签署协议进行行业自律的情况,各地教育部门也探索出一些规范培训机构收、退费流程的办法。

例如,今年8月,广东省教育厅印发了《广东省校外培训机构培训服务合同(示范文本)》,以解决中小学校外培训市场出现的合同文本不规范、预付费过多、退费困难等问题。具体要求包括:合同内应写明可退费类型和退费时限;此外,培训机构应开设并使用学杂费专用账户,足额留存学习保障金,保障其收取的学杂费主要用于教学活动。

福建省也在建立风险基金制度方面进行了探索,规定按照校外培训机构学费收入的一定比例提取风险基金,主要用于出现风险时,退还学生学费、补发教师工资、偿还债务等支出,以此来保障师生合法权益,防止机构卷款逃跑引发群体性事件。

来源: 中国商报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

根德门户网站

© Copyright 2018-2019 pianomarc.com 小黑龙滨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