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小黑龙滨信息门户网>娱乐>光辉岁月已逝,“港式月饼”还会受追捧吗?

光辉岁月已逝,“港式月饼”还会受追捧吗?

2019-11-08 16:54:27 点击:3189

[·温/观察网专栏作家戴源]

今年的中秋节,前几年一直占据月饼市场首位的港式月饼,由于香港的情况,有些喜忧参半。

首先,“冰月饼”的发明者、大班月饼创始人之子郭魏勇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系列帖子,包括支持黑衣人活动、转载支持政府和警方的嘲讽图片、公开支持“香港独立”。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颗古老的香港月饼美心。中国青年历史文化教育基金会执行主席、创始人吴占德的大女儿吴树青表示,面对学生罢工,不允许任何政治氛围进入学校。他不同意教师、学校工人或学生的罢工。他说他将命令参与罢工的学生退学,并解雇参与罢工的教师。

如果你还不知道美心,那么你一定听说过“牛奶流过你心的月饼”。

今天美丽的心流牛奶黄月饼多年来一直是香港销售牛奶黄月饼的第一名。在香港卖美心月饼的那天,人们在凌晨4: 30开始排队。三个小时内,香港所有的月饼都卖完了。

在如此盛大的场合下,“港式月饼”在哪里胜出?如果我们从美食学的角度出发,首先,中国传统月饼如五仁、胡椒、盐、豆酱、莲子酱等“经典口味”逐渐从人们的爱好中淡出——这些高糖、高油、富脂肪、淀粉的小吃,在物质贫乏的旧社会是节日才品尝到的珍贵佳肴,已经成为现代社会难以承受的负担。因此,“改进”已经成为月饼生存的唯一途径。

起初,商人创造各种各样的迷你水果月饼来“创造新的”。然而,这种东西,以水果的名义,实际上是冬瓜馅混合了各种色素和风味,这只能使月饼看起来更便宜,更难吃。不仅仅是水果,而且月饼还有各种奇怪和创新的馅料,不管标签有多吸引人,其实都是冬瓜。

后来,中秋节月饼的时尚很快被各种各样的“冰月饼”和“雪月饼”所占据。中秋节早些时候,当人们用月饼券换礼品盒时,长队就形成了。然而,不管是元祖还是哈根达斯,经过一番特技表演后,你会发现你吃的不是月饼,而是中秋节的冰淇淋。

港式流动心奶黄色月饼的成功之处在于它没有改变月饼的本质,而是在基本材料层面上融入了西式的改进——从外皮到馅料都是地道的中国月饼,但外皮中加入黄油,馅料中加入奶酪。这两种西饼的基本材料使月饼的味道更符合当代人的口味。在享受了黄油、奶酪和蛋黄带来的快乐后,似乎一百年前吃五仁月饼的祖先们的满足感又浮现在脑海中,食客们仍然坚信这是一个真正的月饼。

恐怕只有能够做到这种一丝不苟、沉默寡言、自给自足、发展完善的“中西结合”的香港人,或更确切地说,早已逝去、今天被香港人遗忘和排斥的那个时代的香港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是香港。那是牛奶和黄色月饼诞生的时候。这是我们生命中曾经属于“东方明珠”的一段日子。

我们不妨把这个小月饼作为开启那个时代密码的钥匙。现在人们普遍认为牛奶和黄月饼是在香港著名的半岛酒店诞生的。它们是由高级糕点厨师根据酒店的招牌“牛奶和黄包”开发的。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和进化,它们如今已经在中国流行起来。半岛酒店作为香港著名的“历史遗迹”,见证了“中国与海洋分治”时期香港典型的阶级隔离殖民形式——属于外国人的高端俱乐部和“精神家园”,逐渐成为香港人真正的度假胜地和荣耀。

半岛酒店于1928年开业,被称为“远东女士”。开业的第二年,英格兰的亨利王子进入了酒店。这在当时的香港是一个非常“面对面”的事件。因此,半岛酒店很快打开了香港上流社会的市场。当时,有大量的女士们和先生们,甚至出现了“华而不实”的上海十里洋场。后来,半岛酒店先后接待了伊丽莎白女王、尼克松等政要和政要。《乱世佳人》的男主人卡拉·克拉克·盖博(Kara clark gable)点的鸡尾酒,在当时的酒保记忆中仍然记忆犹新——半岛酒店的流行依赖于纯粹的西式面孔。

20世纪20年代半岛酒店阳台

在中国和海洋分裂、殖民者和被殖民者分离的年代,西方人在香港移植了一整套“英语设施”,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西方人圈。他们的食物、衣服、住房、社会活动和娱乐都与当地社区完全一致。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的面貌,穿着制服的仆人和别墅里陈列的古董瓷瓶都用某种"东方风味"装饰了他们的生活。

另一方面,香港人在殖民地坚持纯中国式的传统生活,遵守“清法”,称广东为“省会”。出生、死亡、婚姻和葬礼,无论是皇帝还是“鬼佬”都在头顶上,似乎对日常生活没有太大影响。为西方人服务的中国人穿着西装,讲英语,并采取了一整套西方风格的生活方式来告别中国人的生活圈,因为当时的香港、中国和西方、中国和外国不是圈子,而是阶级差异。在这片土地上,双方从20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进展顺利。

半岛酒店的中国门卫

直到20世纪70年代,香港经济才开始腾飞。亚洲的四条小龙都曾一度引人注目。香港本地居民,就像植根于中国土地的草根,疯狂成长,努力突破头顶的“西方”天花板长达一个世纪——务实、突破、勤奋,形成了那个时代的主旋律。植根于中国大陆的草根文化第一次用一个普通人的智慧和活力改变了“西式”——一种被称为“港式”的大众文化。它在那个时代生根发芽,并将在未来40年内传遍中国。

在这家以纯正英式下午茶闻名的酒店,最具活力的畅销新月饼的诞生只是这一系列创作的一小部分。一代内地人最先接触到的“西餐”,实际上是一种被香港人转化为中国人的中国西餐。

在香港电影《花样年华》的经典场景中,主角是在摊位上吃港式西餐。

在香港六七十年代以前,“西餐”只是外国人的专利。香港的普通人对高档华丽的正宗西餐厅望而却步。因此,为了满足提高工资、想和家人一起品尝西餐的香港工人阶级,在那个时代出现了大量符合中国人口味的廉价“牛排”西餐厅——首先供应大蒜吐司。然后是罗宋汤奶油汤,铁板上有铁板牛排,旁边有浓酱油和黑胡椒酱,煎蛋和意大利面(铁板的高温和浓酱弥补了对牛排味道的评价不足)。取出铁板后,加入一面小旗子的冰淇淋,就完成了一道完美的西餐。你认为这顿饭特别熟悉吗?我们熟悉的牛排餐实际上来自香港的大豆西餐,而不是真正的西餐。

以铁板“烧烤餐”为特色的港式“大豆西餐”

除了西餐,它现在还广泛应用于内陆大都市。属于中档消费的港式“茶餐厅”,也是当时香港人将西式小吃改造成中式小吃而创造的廉价小吃。那些原本代表底层狭窄狭窄商店和店面的混乱的商店标志,早已成为内城区代表“香港风格”的流行装饰风格。西式快餐,如黄油吐司、三明治、奶茶、纯中国叉烧粉、意大利面和中西结合的中式汤面...中西两种风格在底层香港人手中完美融合,形成最可行的“香港风格”。“茶餐厅”,一种诞生于工人阶级的廉价餐饮形式,如今已成为游客来港的“打卡”时尚,成为香港文化的代表和旗帜。

这种充满招牌、镜子和简单座位的风格已经成为经典的香港风格。

它不仅是美味佳肴的“港式”,也是现在津津乐道的“港式音乐”,诞生于那个时代。20世纪70年代以前,香港没有中国流行音乐。香港人对流行音乐的欣赏也“完全不同”——年轻人要听英文流行歌曲,香港的年轻歌手也创作封面歌曲或模仿英国摇滚音乐,大众的中国音乐娱乐是传统粤剧。20世纪60年代末,香港的粤语流行音乐诞生了:罗文,一位对粤剧有着深厚知识的歌手,将粤剧的传统发音与西方流行音乐相结合,在香港创作并演唱了第一批中国流行音乐,成为无可争议的香港音乐“教父”。著名的《狮子山下》是他的作品,现在已经成为那个时代最深刻的标志和香港精神的象征。

除了“香港音乐教父”之外,同样诞生于那个时代的第一代“歌神”许冠杰也活跃在香港舞台上,穿着完全模仿英国摇滚明星的夸张服装,发型相似,姿势相似,演唱最朴实的反映香港底层工人苦乐苦乐的粤语流行歌曲:

“我们的工薪族/一生都是硬币的奴隶/各种恐吓鬼魂的艰苦工作(死亡供你看)/没有所谓的”(歌词大意:我们的工薪族,一生都是硬币的奴隶,可以恐吓鬼魂(死亡供你看),更别说什么所谓的了。

许冠杰在1977年的第一届“黄金唱片”颁奖典礼上演唱了《半阿津和八两》。

然而,正是这群“打工仔”创造了最辉煌的香港,也界定了香港文化和香港精神的真谛——乐观、勤奋、勤奋、进取、远大。他们以一种属于市民阶层的智慧和实用主义,不断解构殖民强势西方文化的“天花板”和隔膜,将曾经高高在上的“西方”润肤霜默默地融入底层的“中国人”,从而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本土文化,界定出一块属于中国的土地,从而成为特定历史时期整个中国文化的旗帜。就像半岛酒店宏伟的巴洛克式天花板一样,它反映了香港的超级明星和名人。过去在这里谈笑风生的英国贵族一直被忽视。

半岛酒店的过去与现在比较

那个时代的香港人真的是“文化自信”和“骨瘦如柴”的一代。他们是开放的,但不谄媚,当他们融入外国时,他们不崇拜外国。他们利用香港不断变化的繁荣公开说“我们中国人”。

如上所述,美心月饼的创始人吴占德(Wu Zhande)决定成立美心餐厅,因为他曾经去餐厅吃饭,并被放在马桶附近。当时,当明显有很多空座位时,服务员回答说,中国人只能坐在这里少花钱。吴占德当时很兴奋,发誓要开一家餐馆,向西方国家展示我们中国人也可以经营一家好的西方餐馆。

具有爱国热情的吴先生甚至在1979年把他的全部财产都用于与中国民航建立中国第一家合资公司,允许中国民航拥有自己的航空餐饮。谈到这件事,吴老说:“当时,在西方人眼里,香港人被瞧不起,我想,我必须为国家、为中国人民做点什么,这样世界才能看到我们能够做到。”

不幸的是,早已逝去的“我们生命中的日子”并不存在于新一代香港人的记忆中,就像30年前90后看到的大陆绿色军装一样。它总是觉得那是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旧记忆,而且“过时了”——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它肯定会对未来充满困惑。

另一方面,20世纪80年代模仿香港电影明星化妆和服装的年轻内地人蜂拥至用各种招牌装饰并展示“公鸡碗”的奶茶店和茶餐厅。他们用粤语演唱摇滚之外的歌曲,并在朋友圈里享受来自香港的月饼。然而,他们不知道,我们热爱和追求的香港,已经被具有这一代光荣记忆的新一代香港青年所抛弃。内地的年轻一代爱香港,但他们不爱香港,香港已经抛弃了香港精神。他们在香港风中追逐的是香港的背面,它曾经充满活力和鼓舞人心。

八十年代的香港街道

然而,不管背景有多辉煌,它最终都会从我们身边消失。“港式月饼”来自艰苦岁月。只有经过多年的打磨和对大浪和沙子的不断改进,它们才能在今天的高端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然而,在中国烹饪的宇宙中,没有永恒的国王或不变的领袖。如果不是今年的中秋节,许多人不会考虑月饼是广东菜、寿司还是港式的。没有本土文化培育的“香港风格”,我们能走多远?毕竟,在中秋节,团聚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希望那些执着于自己想象中的“本土精神”,却以行动背叛这片曾经辉煌的土地的香港青年能够明白这一点。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下注 浙江十一选五 幸运农场购买

© Copyright 2018-2019 pianomarc.com 小黑龙滨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